<del id="zlb9b"></del>
<del id="zlb9b"></del>
<ins id="zlb9b"><span id="zlb9b"><var id="zlb9b"></var></span></ins>
<cite id="zlb9b"><noframes id="zlb9b">
<cite id="zlb9b"></cite><ins id="zlb9b"><th id="zlb9b"><ins id="zlb9b"></ins></th></ins>
<cite id="zlb9b"><span id="zlb9b"></span></cite>
<ins id="zlb9b"></ins>
<ins id="zlb9b"><noframes id="zlb9b"><del id="zlb9b"><noframes id="zlb9b"><del id="zlb9b"></del>
<cite id="zlb9b"><span id="zlb9b"></span></cite>
>>   人文與自然   >>
龍洞佛峪軼聞
時間: 2014/6/9 9:11:11 來自: 齊魯晚報 閱讀: 5634   評論: 0

龍洞佛峪軼聞  

 
 

 

 

  濟南奧體中心迤南不遠,有一處傳說是大禹治水的禹登山,俗稱龍洞山。這里人文積淀厚重,春則翠若錦屏,秋則霜染林紅,四季溪泉流淌,在歷代文人名士心中與華不注山齊名,被視為濟南的第一洞天,素有“畫不成圖口難說”的美譽。

 

錦屏春曉設色奇

 

  1954年夏天,陳毅元帥和王統照先生同游龍洞,一起觀讀宋元豐二年(1079年)的《順應侯碑記》,事后王統照先生賦詩三首贈元帥。后來元帥作詩懷念他們“龍洞共讀元豐碑”的經歷,并說在此之前兩人三十年未能見面,因而自然是“濟南重逢喜望外”。兩人所說的元豐古碑,如今依舊佇立在龍洞壽圣院內的巨大古銀杏樹下,默默告訴我們這里自古以來就是祈雨求福的靈驗之地。

 

  原來,元豐元年的冬天,濟南大旱,齊州(今濟南)知州韓鐸遍訪名山靈祠,最終選擇在龍洞祈禱甘霖,不久果然靈驗。宋哲宗聞知,便敕封這里的龍神為順應侯。據司馬光《稽古錄》記載,早在治平四年(1067年),宋英宗便命民眾于此建造龍祠并賜名壽圣院。韓鐸的祈雪之舉并非沒有依據,四年前的熙寧七年(1074年)冬天,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轍時任齊州掌書記,就曾經來此祈雪。 蘇轍作《齊州祈雨雪禱龍洞文》,認為為官要知民之憂,為民排難。后來元代書畫大家、同知濟南路總管府事趙孟頫,在至元年間也曾仿效宋法來此為民求雨,據說頃刻間就烏云覆日大雨傾盆,十分靈驗。

 

  如今壽圣院僅存遺址,坐落在獨秀峰疊嶂之間的小盆地中。舉頭仰望,獨秀峰壁立萬仞,虬枝橫斜,飛鳥盤旋其間,宛如井底觀天。每當陽春三月,峰上碧葉蔥蘢,百花爭艷,燦爛如錦繡鋪陳,故得名“錦屏春曉”,其名氣直過“趵突騰空”而位列“濟南八景”之首。錦屏壁間鐫“敕龍洞壽圣院”的巨大摩崖石刻,因為蘇軾當年曾來濟南探望弟弟蘇轍,所以舊志記載,此為蘇東坡手書。

 

  壽圣院中有泉名一指泉,如今已經被篷蓋抽取,作為飲用水源。獨秀峰之西的棲鷲巖峰巔,另立一座宋代的七級報恩塔,點綴于山光水色之間,不管從任何角度觀看都令人眼前一亮,使得整個大山的意境更加變化有致。棲鷲巖的對面則是三秀峰,三峰同翠,夏日槐花盛開如雪,如同三位白衣秀士,堪稱奇絕。

 

丹崖古洞鎖龍跡

 

  一指泉的東西兩側各有高峰矗立,垂直的崖壁上鑲嵌著兩個山洞,依方位而稱東西龍洞。東龍洞的洞口懸掛在絕壁間,常人不能攀援而上。曾經有人在洞口發現過鐵制的炊釜,但至今也無人敢進入探險。西龍洞則貫穿山脈,蜿蜒幾百米。

 

  傳說大禹治水之時,有一條孽龍盤踞在濟水中,經常興風作浪禍害百姓,大禹便立志要捉拿它。孽龍逃竄到了這里,慌忙之下一頭就在絕壁上撞出一個山洞并鉆了進去,僅留一段尾巴在洞外,大禹抓住龍尾生生將它拖出山洞,孽龍拼命掙扎,在山澗中一陣亂抓,刨出了三眼清泉,但最終還是被大禹擒住,失去了往日的威風。后來人們便把山洞稱為龍洞,山澗叫做藏龍澗,而那三眼山泉則分別稱為金沙泉、白龍泉和黑龍泉了。

 

  藏龍澗位于西龍洞下,是龍洞最奇絕優美的地方。澗的盡頭是雨雪泉溪沖刷而形成的“云梯”,垂直盤旋,皺褶層層,宛若爬云。澗底則濃蔭蔽日,葉肥花深,眩目清涼間連空氣都是淡彩色的。舉頭仰望,山澗兩邊聳立著豎直的峰嶂,野鳥在其中盤旋低鳴,伴隨著壽圣院里游人清遠的歌聲,奇偉傲岸之中流露出飄忽迷離的意境。低頭聞聽,白龍三泉成溪流淌,好像滌蕩在巖石彩樹中的一泓杏花村竹葉青酒,明凈湛綠。

 

西龍洞口懸珠泉

 

  自藏龍澗出,有小徑可及西龍洞。洞口內外摩崖造像林立,多達百尊,造型十分優美。古人題記很多,最早的則是東魏天平四年(537年)刺史王叔國的造像記,一直延續至元代。洞口有聯曰:真氣森噴薄,神功接混茫(見上圖)。旁有懸珠泉,滴滴而下,侵蝕著造像千年,使得洞內的造像大多被漫漶而失去了往日的風采。

 

  元延祐四年(1317年)八月,散曲大家濟南張養浩攜友仆十一人游此洞。他們在洞中或俯首,或爬行,或匍匐,最終“全體覆地蛇進”,以至于“心駭亂,甚恐”。等到從另一側出洞,同行者或懼而哭、或怒而罵、或相互譏笑、或頓足后悔,洋相百出,但終歸還是領略了神奇,隨后就在洞外飲酒放歌又不亦樂乎了。

 

  如今入洞,首先是巨大的穹窿石室,尚可目視。及深,則需提燈而行,隨處滴水及發,濕漉漉一片,聲如瑤琴。時而需低頭彎腰,時而則可見鐘乳林立,恐懼之心常伴,與張養浩來時相比,除了較易通行以外一切均別無二致。

 

般若寺里遺事多

 

  清董蕓在《廣齊音》 中說:“周書昌師讀書般若寺中最久,學者稱林汲先生。”般若寺在龍洞隔山相望的佛峪間。從龍洞峪出,沿途有白云泉和金龍泉出自懸崖間,皆注入佛峪水。民國時,韓復榘羨慕這里景色幽邃,便筑別墅在峪間泉邊,引泉水修建游泳池避暑其中。

 

  溯溪行,在“佛峪勝境”牌坊后就是般若寺,寺依南靈臺山崖而建,懸于山半,創于隋文帝時。寺中奇景名曰“云殿泉廚”,所謂“泉”即般若寺懸崖間的“露華泉”。昔日,泉水直接引入僧廚佛殿,供寺內僧人炊飯飲用,故而號稱“泉出廚間,云生殿內”。寺西又有壺嘴角泉,今名茶壺泉,狀如茶壺出水,是天然的飲料。金石家阮元修《山左金石志》,屢次來此,亦有詩贊云:“云護巖上佛,泉養廚中僧。”

 

  詩人所說的“巖上佛”,指寺內崖上有歷代造像共17龕。最早的是隋開皇七年(587年)八月十五日比丘尼靜元等八人造像記,“敬造釋迦像四軀,彌勒佛一軀”。此外還有唐乾元二年(759年)佛弟子某“敬造阿彌陀佛一軀”的題記二則,記錄了古寺的滄桑歷史。

 

  崖西北嵌開成二年(837年)四月的《大唐結金剛之會碑·石彌勒像贊并序》,兩文并為一碑,其實是一事,記載了齊州歷城縣信眾創立金剛經會的舊事。開成二年四月一日,齊州城內110人結成金剛經會,約定每次進行法事活動,都要書寫一遍《金剛經》,并在固定日期設齋飯供養僧人。劉長清等八人成為邑會的首腦,在此之前,他們與其他齊州顯要一起拜般若寺“□方禪師”為師。禪師于大和六年(832年)受靈巖寺之請,住持般若寺,一時聲名遠達長安。然而拜師后僅三年,禪師就無疾而終。于是劉長清等開窟造像于先師安坐之地,答謝師恩。由此可見,般若寺與靈巖寺有著很深的淵源。

 

林汲山房話往昔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四庫全書》第一部繕錄告成,參與編纂的周永年和翁方綱終于得有閑暇。周永年撫昔追今,不禁感慨萬千,遂將珍藏的《林汲山房圖》與翁方綱共同鑒賞,翁方綱便題作《林汲山房圖二首》與之酬唱。

 

  詩中說道,周永年一直保存著這幅《林汲山房圖》,入京的十余年間一直借助此畫來思念“林汲山房”,那里山光水色寺廟幽靜,實在是個讀書藏書的好地方。要說到濟南的藏書家,李開先的“藏書萬卷樓”和王士禛的“池北書庫”也不能和周永年的“林汲山房”相比。況且周永年不僅藏書,而且還著《儒藏說》,闡述書為公用的思想,并付諸實踐。他不計私利和桂馥一起在五龍潭興辦“藉書園”,供人借閱,成為我國公共圖書館之父。以至于林汲山房名滿天下,“天下士至濟南”而“必求所謂林汲山房者矣”。

 

  清代德州書院的山長張慶源,經周氏授意作《林汲山房記》 說:“城之南三十里為白云山,山半為般若寺,寺后為林汲泉。”而“周子嘗讀書寺中,為屋數椽,名之曰林汲山房。時與二三友人盤桓于泉石間,領略山水真意”。不僅周永年,當時濟南濼源書院諸生,都有到佛峪讀書的習慣。他們筑精舍于寺旁,將自己的房間冠以雅號,如郝允秀的“松露書屋”、吳玉綸的“愛山廬”等。乾隆十九年(1754年)秋天,濼源書院諸生邀山長沈起元游佛峪,成為當時書院的一件盛事。

 

  周永年之所以自號“林汲山人”,原因就是般若寺東有林汲泉。出寺,峰巒叢中有一個小小的盆地,四周的懸崖就成了它的院墻。中間一峰孤立,狀如華不注,峰巔立環翠亭,置身亭中眺望四圍,耳之聽處,林濤陣陣;目之所及,五彩斑斕。亭北,懸崖上瀑布如紗縹瀉,注入池潭,稱“浴佛池”;亭東崖半,則林汲泉出。泉水出露之處,汩汩有聲,乃佛峪水之源頭。盛水時節,泉涌聲勢浩大,沿石崖漫流如瀑布,與“浴佛池”上瀑布遙相呼應,堪稱奇絕。泉上鐫“林汲泉”題刻曰:“乾隆乙酉(1765年)曲阜王方田、歷下張撰芳、郭小華同來。”

 

  其中,郭小華名敏磬,號“云門外史”,嘉慶九年(1804年)舉人,官益都教諭。他文學冠時,工詩善書畫。阮元任山東學政時,特別器重他。而周永年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中舉人,次年選進士。郭小華等人雖出仕較晚,卻于乾隆乙酉至林汲泉,他們和周永年或者相見或者就是般若寺里的學友吧。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七月,翰林院編修周永年病逝在家中。當年十月十三日,提督山東學政翁方綱到濟南就任,念及昔日時光,來到龍洞佛峪踏訪林汲山房,于林汲泉畔作詩懷思舊友,說龍洞佛峪的景色比《林汲山房圖》還要美麗。龍洞佛峪美色,決非言語所能描繪,正如馬國翰詩中所言,即便“景光都在圖畫中”,也不能表達萬一。

 

評 論 列 表
         
1
發 表 評 論  
 
作者 請先登錄  
評論內容:


    
·淮安市教育局 ·清河區教育局 ·清浦區教育局 ·淮陰區教育局 ·楚州區教育局 ·開發區教育局 ·洪澤縣教育局 ·盱眙縣教育局 ·漣水縣教育局 ·金湖縣教育局
 
版權所有:淮安網上家長學校 訪問量
客服電話: 15996165688 15996166628 83650667 投稿信箱: jsjyt123@126.com
Power by www.paguawang.cn Copyright
版權所有:江蘇正欣和通信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5047705號
工信部管理系統查詢網址www.beian.miit.gov.cn

WWW.282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