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zlb9b"></del>
<del id="zlb9b"></del>
<ins id="zlb9b"><span id="zlb9b"><var id="zlb9b"></var></span></ins>
<cite id="zlb9b"><noframes id="zlb9b">
<cite id="zlb9b"></cite><ins id="zlb9b"><th id="zlb9b"><ins id="zlb9b"></ins></th></ins>
<cite id="zlb9b"><span id="zlb9b"></span></cite>
<ins id="zlb9b"></ins>
<ins id="zlb9b"><noframes id="zlb9b"><del id="zlb9b"><noframes id="zlb9b"><del id="zlb9b"></del>
<cite id="zlb9b"><span id="zlb9b"></span></cite>
>>   藝術之窗   >>
音樂藝術與鐘表文化是如何完美結合在一起的?
時間: 2018/4/8 14:37:14 來自: 閱讀: 996   評論: 0

音樂是西方文明用以滲透世界其它國家的最好武器之一,而中國人從一開始就對音樂鐘或音樂表里的歡快樂曲,以及后來圣克羅伊出品的大型卡特爾鐘里那些更和諧豐富、音質更好的樂曲,表現出了一定的興趣,甚至在欣賞這些樂曲時頗為享受。

十九世紀的前二十五年里,在瑞士有成千上百件的音樂表面世。這個產業是如何發展起來的呢?音樂表是音樂鐘的延續,并最終取代了音樂鐘,這種趨勢特別發生在法國大革命之后。音樂鐘(有笛曲、管風琴曲、鼓曲、排鐘曲)的價格一度非常昂貴。不過,法國大革命之后,音樂鐘產業卻在一系列的社會變革和金融危機里破產了。這也是為什么人們開始制作一些比大型豪華音樂鐘成本更小的小號音樂鐘的原因。工匠們自然地聚集到納沙泰爾山區和日內瓦地區,開始專心研制八音盒,特別是音樂表,而與之相關的產業從此就發展成了一支繁榮的工業。

日內瓦、拉夏德芳和力洛克的制造商,在汝拉山谷、圣克羅伊和塔威地區通過最好工匠挑選賽來選擇他們的工人。之所以選擇這些地區,是因為這些地區的音樂表的制作已經發展得相當專業和成熟。1805至1820年間,納沙泰爾的表商在音樂表、音樂盒、音樂瓶及其他類型表的領域的生意做得很大。在納沙泰爾1810至1815年間的商業清單記錄上,我們總是會看到“音樂問表”、“自動玩偶表”、“人物表”、“花瓶表”等字眼,還有更早時期制作的同類型座鐘。

同一時期,我們也看到“音樂盒,可奏兩首獨立曲調”的記錄,以及“可連續奏兩首曲調的音樂裝置”的送貨記錄等等。確切地說,這些音樂裝置的制造地點主要是汝山谷、圣克羅伊和塔威地區(制作人有愛彼家族、梅蘭、戈利、伯朗、庫恩德、梅爾莫、約瑟夫、朱諾、帕亞爾)。

順著這條線索,我們很容易找出從音樂鐘到音樂表以及從音樂煙盒到八音盒的演變過程。然而不該忘記的是,十八世紀末期的時候這里已經有幾位像雅克德羅那樣的專家,他們在制作音樂鐘的同時也制作了音樂表,只是質量還不是很高。根據馬里斯·法萊特先生,力洛克的薩米埃爾·杜布瓦在1792年曾通過貝桑松的中間商拉布倫兄弟向巴黎發去了“四只外形像天窗的音韻表”。更早一些時候,在巴黎和倫敦也已經出現了一些特色作品(比如寶璣工坊里制作的那些)。但如果從該行業的整體情況來看,這些個別情況并不能抵消我們上文所描述的那些事實。

我們特別感興趣的是音樂表,而對其機械原理的研究使得我們對以下幾點有了更清楚準確的認識。

音樂表里最古老的機械構造就是“排鐘”構造。我們知道,排鐘是由一系列音錘和一個音筒組成的;運行時,音錘敲擊音筒上的一系列簧片或凸點。有時,表面上安插著銷釘的音筒是與發條盒直接垂直裝置在一起的——雅克德羅音樂機械的構造就是如此,也有的是通過一個中間輪來連接。不過,最常見的情況還是:裝著發條的條盒本身就是音筒,在上面直接打著銷釘。排鐘構造的音樂機械里,音符其實很少(八到十個),因為發條盒本身的高度很有限。

排鐘構造的音樂表其實在十七世紀末期就已經出現了。不過這種機械構造因為簧片占用的面積大而很少用在表里。等到“金屬梳”這個具有革命性的發明出現,以前的老系統馬上被廢棄不用了,因為金屬梳結構對整個音樂機械的改進和完善效果是巨大的。

金屬梳上的那些具有很強彈性的鋼質簧片代替了以前排鐘上的凸點。人們一般認為(或對或錯),這是住在日內瓦的納沙泰爾人安托·法布爾在十八世紀最后幾十年里的一項發明。而第一位討論這個話題的人,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布拉維尼亞克,他在著作《鐘》中談到過這個話題。利用金屬梳來發音的機械構造可以分為兩種:“圓筒型”和“圓盤型”(上下有銷釘)。圓筒型的好像先存在于圓盤型的;前者制造沒有任何新穎之處,只是把之前已經存在的那種圓筒簡單地安裝在后來發明的金屬梳上;而后者則為薄表的面世提供了必要的條件。圓筒型早于圓盤型(幾十年絕對是有的)是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

跟某些看法相反的是,從各個方面看,圓盤型構造都是一個很大的進步——音符的振動變得十分規律,回響也更悠長與和諧,這是其他構造里都沒有的。只是,圓盤型構造更復雜,制作難度更高,因此制造起來也更費時。圓梳上那些一個個獨立分開的鋼齒是用螺絲固定在梳背上的;這些梳齒的形狀也相當復雜,制作起來并非易事(上層梳齒和下層梳齒的形狀也有所不同)。

這種機械構造的大小幅度也有好幾種:有的是19個梳齒,有的是21個,有的甚至達27個之多。另外,上層的梳齒總是比下層的多,比如,上下兩層梳齒數量的比例可以是13比12。而演奏出來的曲調自然是既豐富又獨具特色。

愛彼與梅蘭機芯中的圓盤型音樂構造,其鳴奏出來的同一個樂響次數更是可達二十八或三十個之多;并且每次樂響持續的時間更長,因為梳齒更長。而圓筒型構造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其演奏出來的曲調要短得多,并且最多只能重復十二或十五次。

在一些古董表中,音筒上的簧片也是互相獨立的,也是用螺絲來固定的。在其他作品(比如愛彼與梅蘭的幾件作品)中,梳齒則是三個一組(每組由一個螺絲固定)。而在帶有音樂裝置的現代作品中,梳齒的切割不再像以前那靠手工,而是用機器切割出來的。另外,在這些現代梳齒之下,特別是那些最低的梳齒下面,一般還會根據音響要求加上經過刀削加工處理過的鉛條。而老式的梳齒則完全是鋼質的,并且在經過淬火工序之前就已經能夠制造出精準的音響效果。

利用金屬梳來充當發音動力源的領域首先是音樂鐘,稍后才是音樂箱、音樂煙盒、音樂表、甚至是音樂圖章、音樂盾或音樂小飾物。這個順序是很容易理解的。為了減小機械部分的體積,銷釘有時候也會直接插種在條盒上。

根據好幾位作者,圓盤型構造的發明者應該是著名的制表師菲利浦·薩米埃爾·梅蘭和伊薩克·丹尼爾·愛彼。這兩位藝術家制作了大量的音樂煙盒,以及或是圓筒構造或是圓盤構造的音樂表。我們至少可以說,在音樂表機械構造的改進上,他們的貢獻是巨大的。

之后,人們開始將音樂與鐘表機芯這兩個領域分開來,音樂盒就變成了專門的一個類別,在嚴格意義上的制表領域之外獨立發展起來。不過,再長一段時期之后,人們又重拾音樂表的想法,這次主要針對的是中國和南美市場,只是這個產業的持續時間非常短暫。

住在圣克羅伊的布特人查理·御爵在經歷了漫長而艱難的摸索創新之后,于1880至1883年間為遠東市場制作了一百多件精工音樂表。其中的音樂機械部分,有圓梳型構造也有圓筒型構造。御爵還在某些表上裝配了一個小型的自動人偶,比如,鋼琴演奏家人偶。

拉夏德芳、比爾、日內瓦和法國圣蘇珊(杜河流域)等地區的一些表匠也曾模仿御爵的創意,試著制造出類似的作品。拉夏德芳的一家老廠(馬向赫與桑多)就曾制作了一系列這樣的作品。(亓昊楠)







評 論 列 表
         
1
發 表 評 論  
 
作者 請先登錄  
評論內容:


    
·淮安市教育局 ·清河區教育局 ·清浦區教育局 ·淮陰區教育局 ·楚州區教育局 ·開發區教育局 ·洪澤縣教育局 ·盱眙縣教育局 ·漣水縣教育局 ·金湖縣教育局
 
版權所有:淮安網上家長學校 訪問量
客服電話: 15996165688 15996166628 83650667 投稿信箱: jsjyt123@126.com
Power by www.paguawang.cn Copyright
版權所有:江蘇正欣和通信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5047705號
工信部管理系統查詢網址www.beian.miit.gov.cn

WWW.282WW.COM